<sup id="mfczk"><track id="mfczk"></track></sup>
      <menuitem id="mfczk"></menuitem>
      <output id="mfczk"><track id="mfczk"></track></output>

      <tr id="mfczk"></tr>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作为一个在抖音平台上有500 多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,由老四一人扮演过的角色已有178 个。包括但不限于:烧烤店服务员、戴金链子的社会大哥、超市女老板、家政女工人、快递小哥、出租车司机、早市卖菜的大娘……众多人物外形上的区别仅仅是假发和衣装,但却真的使你相信在黑龙江佳木斯有这么一个充满人情的小圈子,有粉丝把这称作“老四宇宙”。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老四 | 职业:短视频制作者 | 代表作:老四的快乐生活

        作为一个在抖音平台上有500 多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,由老四一人扮演过的角色已有178 个。包括但不限于:烧烤店服务员、戴金链子的社会大哥、超市女老板、家政女工人、快递小哥、出租车司机、早市卖菜的大娘……众多人物外形上的区别仅仅是假发和衣装,但却真的使你相信在黑龙江佳木斯有这么一个充满人情的小圈子,有粉丝把这称作“老四宇宙”。

        对于老四而言,这些人物并不是漂浮在光年以外的星体,而是他从小到大遇见过的所有人的归纳总结,是拥有一套完整的感情生态和自我坐标的。每一个人物,老四都能清楚地说清灵感来源,讲述可以具体到哪一年哪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视频中一个重要角色“二哥”,便是源于小时候父亲的一个朋友,曾经老四以为他就在家里排行老二,后来进入社会,发现哪里都有一位“二哥”,才知道“二哥”是一种尊称,有一致的做事风格。

        所有人物中,老四认为最适合做朋友的是“长海儿”。“他就是常见的那种哥们儿,天天“栽愣”的,总给人带来快乐,你讲究他,他也不生气,啥饭局都去,场场不落空儿,也热心肠,会主动张罗要给你办事儿,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人脉。”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老四

        这种细致的观察能力是老四从小就具有的天赋,父母很早去南方打工,他比同龄人都更加敏感,别人的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他都会看进去,揣测身边人的心思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,也是一种习惯。他评价自己:我就是个累人,我就是心思重。甚至在北京早高峰的时段过马路,老四都会不经意地对身边人的神态观察一番,“你看,都是一个表情,一个样子,手里拿杯咖啡,很着急的表情,眼睛除了前边儿,哪儿都不瞅。”

        也正因如此,他非常在意粉丝对他作品的评价。几十万的评论里,最让他开心的一句是“你团队里这个编剧不错” 。

        提到此事,老四掩藏不住得意,他很享受这种微妙的误解。比起有人说他演什么像什么,老四更喜欢看到有人欣赏他的编剧能力。老四说:“因为那是我把我构建好的想法,拿出来让所有人看到的,这是我短视频的灵魂。”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老四

        短视频走红以后,老四的生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。

        2019 年,他出演了董宝石《野狼disco》的MV,最近又参演了一部电影。在《野狼disco》MV 中,他头戴墨镜,身披夹克,舞步流畅,看不出任何“二哥”或者“长海儿”的痕迹。老四评价自己的表现说:“娱乐精神嘛,咱得有,干啥就好好整。”

        相对于完全由自己负责的短视频拍摄,这些新工作各自存在不同的挑战,“以前我是创作者,一个人想干啥干啥,现在是执行者,执行别人的想法,别人让干啥干啥。”老四说,虽然短视频拍摄相对自由,但身份的转换他过度得也很顺利,适应“演员”这个角色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。然而,他还是觉得偶有遗憾,有时觉得自己还能演得再好一点儿。

        在佳木斯,老四拥有着非常幸福的日子,家庭和睦,儿子可爱,三五朋友,偶尔聚聚,但不像段子里那样满桌“绿棒子”——老四酒精过敏,一杯就不行了,从来也未曾参与进酒精的快乐中。他日常的乐趣多来源于近郊的自驾,或者周末看看电影,对于影片的选择,他不喜欢看皆大欢喜的片子,耿军、贾樟柯是他比较钟爱的导演。他也曾为体验耿军影片中的氛围,自己开车去鹤岗转了一圈。除此之外,另一大乐趣就是带孩子,父子俩在一起总是玩得很好。以上所有,都与大家对“东北人”的刻板印象有些出入。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老四

        自工作忙碌以后,老四从容地感受生活的时间大幅度减少。微信里堆了很多来不及回复的信息,虽然每天都联络但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儿子。他描述孩子跟他性格特别像,属于有啥话都在心里憋着,想念他也不会讲出来的那种。

        只有媳妇儿的陪伴,让他感觉似乎还没有完全脱离以前的生活节奏。在外奔走,老四的媳妇儿会尽量跟在身旁,体贴地帮他为工作人员订饮料,安排各种日程。

        尽管奔波,但老四从未想过要离开佳木斯,在这个问题上他很清醒。他的原话是:“离开东北,一切灵感就都没了,去北上广,那不行。”

        截止到采访当日,老四的账号上已有329 个作品,分成10 个系列,更新最密集的时期是2020 年疫情暴发那几个月。在意用户喜不喜欢,还是更在意自我表达,这是所有短视频制作者的困惑。在老四来看,这是必经的过程。“刚开始,有流量,流量能变现,能让家人过上好日,这个谁都无法拒绝。但是早晚会遇到瓶颈,这时候就应该沉淀回去,做自己想做的,我现在就是在这个阶段。”

        他的“大堂经理”系列,为他赢得了许多关注,但他真正感兴趣的还是家庭伦理题材,然而那样的作品节奏慢,长度大,波澜少,但是认真看完会给人带来思考,能经得起推敲。如今,老四的视频一般至少5 分钟,其中至少包含两到四个转折,三段人物关系,也更加在意情节铺垫和细致的镜头。“不考虑流量了现在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”老四说。

        老四 | 一人千面

        老四

        拍摄期间,老四会为我们讲述他新系列视频的构思,他说这个故事未必有流量,但他却认真思考了很久,不难看出,老四已经从迎合转向了自我表达。故事的结构错综复杂,确实很“东北”式的叙事,讲述时老四声情并茂,眉飞色舞,不知不觉,听者都沉浸进了老四的讲述中,大家一本正经地跟着故事谴责其中人物的任性,感叹其中另一个人物的苦命。

        老四替故事中的人物辩解:“哎,也不能那么说,也不能怪他。”

        编辑:李超 / 摄影:姜海龙(北京曦烽摄影学院)/ 采访 & 文:陈萨日娜 / 造型:小凯 / 制片人:刘海伦 / 妆发:魏再、 田可

        亚洲无码自慰
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<sup id="mfczk"><track id="mfczk"></track></sup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mfczk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fczk"><track id="mfczk"></track></output>

            <tr id="mfczk"></tr>